後山札記9 李棟山莊

今天風和日麗,陽光溫暖,受雜誌社編輯朋友所託,要去照朱伯伯的相片,從玉峰到宇老,經過馬美部落看到壯麗的景觀,衝動的又拍了幾張照片。

這是一個老人夢想實現的故事。

朱萬鶴,李棟山山莊莊主。

朱伯伯,今年74歲,民國38年,隨國民政府轉進台灣,便在這塊土地上生活,在台灣,參加大大小小各種開闢工程任務,橫貫公路、北港堤壩 .…..

當時服役的單位,叫做岸勤營,好奇怪,聽都沒聽過,所有的重機械都是由美援而來,美籍工程顧問則駐台指導,在開闢橫貫公路時,朱伯伯看到很美的景觀,希望能在那樣的環境生活,直到退役後,來到新竹縣竹東鎮,終身俸是大陸開放後才享受到的,在這個惠饋老兵的政策實施之前,朱伯伯也只好找工作,混口飯吃,最後受雇於竹東某客家老闆,開發伐木工業,負責炸藥、鑿洞、 開路……。

民國69年,中秋節的第二天。

朱伯伯,含老闆共4人,開路伐木至李棟山,宇老至李棟山共6公里,李棟山至三光共7公里,老闆的伐木生意收了不做,朱伯伯打算到梨山找塊地過生活,老闆建議他留在李棟山,之前為了伐木之便,在李棟山前後開路,在開墾李棟山的時候,往三光的路上,看到一塊地,景色也相當美麗,旁邊還有小溪,心想那塊地,正是他理想中的天堂,就算不去梨山,這兒也不差,而且,他可以靠水力自己發電,可是,當他四處打聽之下,才知道那是過去日本派出所的舊址,地也是公家的,他也要不到,只好放棄,他又另外找了一塊地,也就是現在李棟山山莊現址,當時,只有一間鐵皮工寮,他花了四萬塊,向那工寮的原住民主人買了下來,從此,住在這不到四坪的工寮,沒有借助任何的機械,僅僅靠一雙手,從青年到現在老年,用了大半輩子的歲月,建築他夢想中的天堂,當我問到朱伯伯建造李棟山莊最因難的地方在哪裡時,他苦笑的回答說:太多了……只有"可憐"兩個字可以形容,有時個把月看不到一個人,也沒飯吃,當然,更沒有錢,為了購買搭蓋山莊的材料,他賣掉了從大陸過來時就帶在身邊心愛的單眼相機,只要是可以賣到好價錢的東西,全都變賣現金,買木板、買鐵皮.…..等等,一些材料和手工具,而沒有飯吃的時候,也曾經走到宇老派出所,向以前的主管,要飯吃.…..。

現在,朱伯伯看到鐵皮,心中的感觸最深,有一段時間,為了買鐵皮走到山下再搭計程車運上山,花了他不少辛苦積蓄的血汗錢,等到山莊稍有規模,也開始有了些收入,他還是得走到山下,買米.…一個人扛十斤走上山,目前健康狀況還算良好的朱伯伯,仍然一點一點地靠雙手,把山莊的每個角落,依照他心中計畫多年的藍圖,一步一步地實現那從年輕時就陪著他的夢,朱伯伯不冀望什麼,只希望來到山莊的朋友們,不要破壞環境,能把製造的垃圾帶回家,如果有人肆意破壞,亂丟垃圾,朱伯伯說:他可是會很不客氣罵人的喔。